【技術移民 商婚】澳洲留學技術移民和商婚移民哪個更靠譜 |為了移民的愛情 |付了15萬還不夠 |

0 minutes, 22 seconds Read

傢知道目前澳洲移民形勢並,技術移民熱門專業如會計,審計是80+ 才有機會PR下邀, 即使是非熱門專業是70+。

技術移民之外,有其他移民方式,比如説僱主擔保,比如説投資移民,但是其中有一個,可以説看上去鬆移民方式-配偶移民。

做事總是想走捷徑,想用錢解決一切問題人,這時眼光投向了這種方法。

商婚花錢可比投資移民要多多啊。如果妳要頭開始讀書走技術移民,那要多麻煩,而且能湊夠分數而商婚,妳什麼不用做,只需要“拿錢消災”。。。。

谷歌(Google)搜索了一下“澳大利亞”“商婚”這兩個關鍵字。搜索結果中,不但有近期找人“商婚”帖子,其中不乏明碼標價,價位10萬澳元左右。

除此之外,有“商婚攻略”,裹面是“過來人”總結經驗教訓。

之前有媒體做過了相關調查,一項 The Feed欄目、SBS 語言節目組以及費爾法克斯報聯合進行調查,深入到地下市場,去探明澳大利亞永居權是如何交易。

“不要去想假結婚事情,這結婚。是,所有是,只是妳們有睡一起。”“妳需要提供足夠證明讓移民局相信這是個婚姻。比如妳們一起去度假、有很多合影。”“如果我簽證失敗,我錢能拿回來嗎?”“這是個信任問題,我會騙人。”

記者:“我需要付15萬澳幣,嗎?”“對,那全部。”“申請PR後多久能拿到?”“兩叁個月,一年。”

錢,要付出什麼?

如果妳只需要拿出錢來,能安安地獲得身份。

那相信會那麼多人這麼努力地去報考大學,找工作,通過技術移民來堂堂正正地待這個國傢了。

讓移民局相信確有其事,得提交大量證據,證明是夫妻關係。

各種同居證明,關係證,有領取結婚證。

以及兩人了通過移民局調查得一起居住。 得移民局提供兩人交往細節,以及公用朋友作證兩人一起聚會照片,除此之外,性生活會提問!

這個地下行業裹,不乏一些本來澳洲低收入生存下去本地人,賺錢,為女孩兒男孩兒提供這種服務。

可見,即使想走這條路,路上還是有層層阻礙,因為不靠譜人實多了。

據此前媒體報道,A女士,國內下崗、離婚,運用配偶移民方式移民澳洲,嫁澳籍阿菈伯人,然後兒子移民澳洲,後離婚,自己國內前夫結婚,想前夫辦過來,遭移民局拒簽,這次婚姻結束。這種婚姻跳闆來澳洲,其婚姻是會。 

孫先生和範女士是一對夫妻。轉轉折折,來到澳洲。

安頓下來後,孫先生在建築工地找到一份苦力活,但好景不長,孫先生所在工廠人舉報,他抓進拘留營。

一開始,妻子總是冒着危險前來探望他。久而久之,孫先生髮現妻子來探望次數減少了,隱隱約約感到妻子他感情日益。

後來,孫先生法律程序走完,等待他命運只有遣返了。他勸妻子他回國。沒想到範女士一口拒絕了。她説她喜澳洲,既然出來了不想再回去。她説她會設法搞到身份。

事情,妻子變了心。

所謂設法搞到身份,無非是找人結婚。

他一夜無眠,後移民局舉報了妻子黑民身份。

南半球澳大利亞是一個充滿了陽光和海灘、離紛爭國家,以其質量生活水準、經商環境、多元文化社會環境、教育設施以及移民發展因素,深深地吸引着各國移民。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澳大利亞這些移民敞開了大門,通過多種技術簽證,吸納着這些移民中技術人才。

希望留在澳洲且澳洲公民結婚海外人士,可以通過申請一份配偶簽證伴侶團聚。雖然7000澳元辦理成本,使得澳洲配偶簽證全球同類簽證中成為了之一,但此簽證是眾多海外人士趨之若鶩最佳選擇。

此簽證規則下,如果你配偶或者同居男女朋友獲得澳洲居留權或者成為澳洲公民,那麼你可以選擇通過配偶移民獲得澳洲綠卡。

配偶移民簽證是具優先權家庭移民簽證,申請人包括已婚夫婦或者事實夫妻,移民指數於高端或投資移民。

可愛尋,!能時間裏找到擁有澳洲國籍或澳洲居民身份人生伴侶哪有那麼。

於是有一部分人動起了歪腦筋,做起了“愛情買賣”。金錢為酬勞,找人來一場以移民為目的“結婚”。

雖然是你情我願,各取所需,但這是愛之名,取而代之是有償服務,標的物一場“商業交易”。説,男女雙方只是協議結婚,並沒有感情基礎,達到某種目的後可協議離婚。

比起“結婚”刺眼,“商婚”這個詞語因為含蓄且體現出了等值交換概念多人接受。

但不論怎樣,“結婚”也好,“商婚”也好,是遊走法律灰色地帶,本質上屬於違法行。利用這種方法來移民,看似,但是是否問題,行得通呢?

筆者構思這篇文章時候,谷歌(Google)搜索了一下“澳大利亞”“商婚”這兩個關鍵字。搜索結果中,不但有近期找人“商婚”帖子,其中不乏明碼標價,價位10萬澳元左右。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除此之外,有“商婚攻略”,裏面是“過來人”總結經驗教訓。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1. 大部分人商婚持反對態度,認為商婚害人害己 

據此前媒體報道:A女士,國內下崗、離婚,運用配偶移民方式移民澳洲,嫁澳籍阿拉伯人,然後兒子移民澳洲,後離婚,自己國內前夫結婚,想前夫辦過來,遭移民局拒籤,這次婚姻結束。這種婚姻為跳板來澳洲,其婚姻是會。 

究其原因:1.女方目的很:移民澳洲;2.男方往往是無經濟能力或再婚原因,本族找不到。華人獵奇、新鮮感,過了新鮮感,破裂快了;3.女方不能融入、融合到西方社會中去。

Brerda 2009年11月,商務考察名義中國來到澳洲。通過介紹遇見了Tom, 一位中年未婚男子。

交往了一段時間後,Brerda覺得Tom並不是她理想對象,但 Brerda 3個月簽證了,而Tom條件適合幫助她結婚方式留在澳洲。於是Brerda和Tom達成商婚協定。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Tom答應結婚並幫助Brerda拿到澳洲PR,Brerda交給Tom部分錢款後,2010年1月,Tom和Brerda來到澳洲結婚,結婚開銷Brerda支付,,Brerda拿到了一年工作簽證,沈浸中Brerda以為和Tom結了婚進了保險箱,她只需等待澳洲移民局審批過程和時間而已。

結婚後,Brerda和Tom有段時間沒有住在一起,於會英語,沒有一計之長Brerda掙迴向家裏親戚借來辦商婚錢,一家按摩院當上了按摩小姐(國外按摩院是專門按摩院,規)。

但令Brerda沒有想到是,Tom開始找各種理由她要錢,如果她,他威脅Brerda幫助申請PR,還要移民局舉報她按摩院當按摩小姐,因為她所持工作簽證是允許幹這類工作。

想到自己和他結婚,而且只要一年可以解脱想法使 Brerda多次協,按摩院掙錢Tom全數拿走,Tom那些錢買了車,但車註冊是Tom自己名字,並沒有Brerda名字。朋友建議下, Brerda租了一套房子,並買了傢俱日常用品,要求Tom和她住同一棟房子裏,兩人申請了銀行賬號。

但Tom條件是,要Brerda到律師樓簽訂一個結婚後分居協議,時間寫自2010年2月起,結婚一個月後,她和Tom分居,同時律師告訴Brerda,這份分居協議是會提供給澳洲移民局,所以不會影響他們PR申請。相信律師建議和Tom信誓旦旦保證下,Brerda協,答應簽了這個分居協定。

時間這樣飛逝而過, 2011年1月,Brerda工作簽證,但她申請PR沒有結果,沒有任何進展。2011年5月,等待中,Brerda終於來了移民局面試通知。這時,Tom告訴Brerda,3000元澳元,然後才去移民局面試。然而此時Brerda一無所有,但想到這一年來所受屈辱和,是等到這天移民局面試嗎?

於是,她向國內的家裏人借錢了Tom,想這是後機會,可能是後一次受控於Tom,只要通過這次移民局面試,可以擺脱Tom沒完沒了要錢了。5月6日,Tom和她來到移民局面試,但Brerda沒有想到是,於之前簽署分居協議,他們認為是不符合條件而拒絕。

她選擇“”下來,Brerda放棄了上訴,放棄了看來有希望“留下來”,她想逃離Tom糾纏,想掙回一些騙錢,於是她回到按摩院當按摩員工。於沒有身份,她得到報酬,而且每天提心吊膽過着日子,忙完一天後,難得休息日,她思戀家鄉和親人,是哭着哭着睡着了。8月一天,Brerda“”下來幾個月時間後,移民局發現,並遣送回中國。

延伸閱讀…

澳洲留學技術移民和商婚移民哪個更靠譜?

技術移民需要什麼條件?商婚移民可行嗎?

筆者“商婚”採訪了一些早年抵達澳大利亞老移民,本以為這部分移民會“商婚”厭惡,但事實上,對一部分移民來説,對待“商婚”,他們態度包容。

部分原因於,“商婚”發生他們身邊,身邊朋友。這些老移民還提到了一個不能忽視羣體“黑民”。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非法移民現象,俗稱黑民現象,是當今一個世界性問題。保守估計,英國有非法移民一百多萬。而美國超過一千萬。澳洲這樣一個多元化國家中難以避免。

澳大利亞有着世界海岸線,靠海空巡邏,堵截船民往往是捉襟見肘,力心。入澳旅遊及各種簽證(例如留學,商務)放寬,非法滯留澳洲問題日益。

有多少非法移民澳洲,看來只有天知道。澳洲移民局本身不能公佈個數字。造成無法統計客觀因素很多,主要原因是,有一整套完善、合理措施去解決,根治這一漏洞。

雖然澳洲政府澳洲本土採取大小規模突擊檢查,但這些做法往往收效甚微,打擊力度不夠,覆蓋面,抓住只是部分“”人士。比起實際估算底數來説,實在只能算是皮毛而已。可哪怕只是一些“皮毛”,某些行業造成小影響,是一些需要苦力(勞動力)行業類似建築業或農業。

移民局一次例行檢查、搜捕黑民後,一農果園面臨倒閉危機,原因是工人抓走了,水果掛樹上無人採摘,爛掉,損失。原因,有按摩院則關門大吉。如此,可見問題性。

何謂非法移民?澳大利亞移民部界定,非法移民分為三大類:

澳大利亞政府1958年開始頒佈條例,將以上説三類人定義非法移民,查處,會送到關押非法移民設立拘留所,等待遣返回國。

所以,對那些逾期居留人士來説,拘留營他們終結,他們噩夢,他們奈何橋。他們抓獲,帶着打工和滿身汗臭,帶着即遣返恐懼,送到這裏時,他們門口“歡迎”標牌只能是哭無淚。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一般而言,移民局抓捕黑民主要途徑是依靠民眾舉報。澳洲居民出於公民意識,會舉報那些違法行為。

吸毒販毒,非法移民舉報列。但是,大量舉報,卻源於人性中弱點,或者説是人性中一面。比如説,嫉妒,仇恨。

是,當生意上競爭手感到對方自己利益構成威脅,知道對方僱有非法移民時,有可能舉報。

關在拘留中心黑民基本有兩條出路,或者説是有兩種結果:一是遣返;二是通過法律程序留下來。而後者會是困難,法律上漏洞,移民政策嚴厲。

這樣情況下,與澳洲公民結婚或結婚是一條爭取留下來最佳捷徑。

法律上,界定真假結婚是困難事。有時真真假假,真假。令移民官員們傷透腦筋。

拘留所接待室,每逢規定探望時間,可以見到男男女女(而主要是中年女性),已婚或未婚夫妻身份前來探視拘留者。少夫老妻,老夫少妻情況比比皆是。

有時會見到一個體態老婦,地拉着一位年男士手,喁喁私語。如果不是她抱着一束象徵愛情玫瑰,別人肯定以為這是一對母子。

情況是,他們一對法律意義上夫妻。這裏,雙方利益價值取向,有多少是愛,只有事人自己知道。

延伸閱讀…

記者揭露商婚內幕:付了15萬還不夠,要陪睡兩年才能拿到PR …

商婚- Jack Liu博客- 專注於新西蘭技術移民

孫先生和範女士是一對夫妻。他們倆青梅竹馬,兩無猜,婚後恩恩愛愛。他們國內做小生意,攢了一筆錢。但他們不安分,嚮生活。於是這些錢託付人,轉轉折折,來到澳洲。

安頓下來後,孫先生在建築工地找到一份苦力活,妻子沒找到工,在家煮煮飯,兩口苦中有樂,相濡以沫。但好景不長,孫先生所在工廠人舉報,他抓進拘留營。妻子身份沒有暴露,只是搬了一次家躲過了。

一開始,妻子總是冒着危險前來探望他。患難見真情,孫先生對妻子前愛痛惜。久而久之,孫先生發現妻子來探望次數減少了。妻子則告知説她找到工作。但是,他隱隱約約感到妻子他感情日益。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後來,孫先生法律程序走完,等待他命運只有遣返了。他決定妻子攤牌,勸妻子他回國。沒想到範女士一口拒絕了。她説她喜澳洲,既然出來了不想再回去。她説她會設法搞到身份。

孫先生差點暈了過去。事情,妻子變了心。

所謂設法搞到身份,無非是找人結婚。

想想當初夫妻恩愛,回憶起兩人做小生意時一幕幕生活場景,他怎麼想不通,昔日温順妻子怎麼會變成這樣?他精神崩潰了。

他一夜無眠。對妻子愛變成了恨。愛,恨。他決定向移民局舉報了妻子黑民身份。

接下來事可想而知。妻子抓進拘留營,等待她,是遣返。他們雖然關在同一個拘留營,但是陌如路人,妻子他恨得咬牙切齒。,他們後遣返回國。但回去後,他們如何面對現實,面生活,面親人,他們想去想。這段經歷留給他們心靈,會是,。

非法移民現象是複雜社會問題。黑民們作為一個社會羣體,實際影響着整個社會。而黑民本身處境令人擔憂。他們身心健康,他們心理扭曲,受到人們關注。他們中發生有些悲劇,是人性變異悲劇,實在發人深思。

他們選擇出走,遠離家鄉遠離親人,付出往往不僅是經濟代價。如果這作賭博,那麼他們押是青春和生命。他們是了一種追求,經濟追求或政治追求,只是改變生活環境,換一種活法。但是他們這樣做不符合現行遊戲規則,或者説影響和損害到人利益。於是人和接受。

事實上,非法移民們承受着精神和肉體雙重,他們事大都是髒體力活。他們每時每刻生活恐懼之中。一輩移民中有許多黑民通過“商婚”或者“結婚”成為了澳大利亞合法居民。所以於“商婚”,移民感情複雜。

事實上,採訪中,《澳洲財經見聞》瞭解到,老移民中不乏通過“結婚”找到了真伴侶,從最初“商婚”為,到現在弄假成真,扶持,感情日益。現在兒女雙全,房子車子應有盡有。

配偶移民是性價比,鬆移民方式。人買賣配偶移民方式,移民澳洲時候沒有意識到,“商婚”發現,會付出代價。

去年,澳洲移民局取消了1000多人配偶簽證,並且這些人驅逐出境拉入單。並沒有杜絕這些企圖鑽空子人。最近,兩個幫助別人安排結婚非法中介,受到了有史以來嚴厲懲罰。

Chetan Mashru和Divya Mashru這兩名移民代理是一對印度夫妻,兩人2011年3月開始,12個月內安排了16次婚禮,主要負責聯繫有澳洲身份女人,讓她們想要移民澳洲印度男人結婚,並且中大賺一筆。

他們澳洲本地發廣告,表示要尋找有澳洲身份單身女性當“演員”,實際上,讓這些缺錢女性扮演妻子角色。

他們會一筆5000澳元訂金,接着,這些女性每個月支付1000澳元,直到辦理配偶移民印度男性拿到PR為止。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點擊圖片,加入移民交流羣)

然而,實際上移民局會申請配偶移民擔保夫妻進行突擊檢查,發現有些夫妻在家基本沒有互動,他們進行審問。

本來做賊心虛假夫妻,露出馬腳。並且供出了一大批相關人員,説出了假夫妻第一次見面結婚登記處,此前沒有一點交集。

這下Mashru兩夫妻被控擾亂執法50多項罪名,或面臨10年監禁。

    移民門檻,人思考怎麼移民澳大利亞時候,鑽了“商婚”牛角尖誤入歧途,曲解了配偶移民本質,這種做法萬萬可取。

    一部分人眼中,澳大利亞技術移民門檻,走州擔保需要滿足這樣那樣條件,想想麻煩。

    投資移民要花很多錢,僱主擔保移民不靠譜,不乏有人動了歪心思,明明沒有澳大利亞配偶,但鋌而走險選擇花點錢辦理“商婚”,表面上看這可比投資移民、僱主擔保錢得多,申請技術移民很多。

    一句經典話來形容,那:“所有命運贈送禮物,標好了價格”。兩年澳大利亞政府於配偶簽證審核嚴格,不光是遞交材料進行仔細評估,會進行多輪背調和訪談,通過各種各樣方式兩人之間關係性進行考證,關係配偶扛得住,而發現了作假,面臨驅逐出境,人才兩局面。

    人因為自己經受不住利益誘惑,出售自己身份後換來是監禁和高昂罰款,這樣值得嗎?

    不僅如此商婚澳洲可不是一個一人做事一人當事情,會涉及到“坐”!移民局認定配偶簽證申請者文件或背景造假,不僅個人受到懲罰,其家人可能禁止獲得其他任何類型簽證!

澳大利亞各類簽證之中,親屬團聚佔有比重,其中配偶團聚屬於優先權分類,因此移民局往往會速度獲批簽證令夫妻雙方早日團聚,但於現在商婚現象,導致移民局對配偶團聚申請人以及擔保人進行嚴格篩查,那麼現在澳洲公民/永居配偶怎樣移民澳洲?值得嘗試項目依舊是配偶團聚,記兩人之間關係否,大量資料證據會增加成功率。

於配偶團聚現申請起來十分且鬆,因此大多數人會選擇商婚這種行為,數年之前確實有人通過此種方式拿到簽證,但是現今此種方式並建議,因為移民局審核力度加大,發現有此傾向會駁回申請,即便獲批身份依舊如此,移民局任何一個欺騙手段獲得簽證人,於大多數拿到結婚證人是移民局重點審核對象,而且這類人往往存在欺騙概率,因此建議各位領證開始申請移民。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