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選政策會有什麼變化】2022澳洲聯邦大選 |澳洲大選前夕面臨的不安與不滿 |澳洲2023政治現況 |

0 minutes, 16 seconds Read

1901年,英國通過,允許澳洲六個殖民地實現完全自治,成立了澳洲聯邦。此後,澳洲英國,並於1986年通過《澳洲法案》(Australia Acts),法律上終結了英國澳洲後一絲影響,成為獨立澳洲聯邦。但是,君主立憲制方面,澳洲與印度、加拿大幾十個國家類似,尊英國君主國家元首。

二戰期間,隨著美國成為戰後亞太地區霸主,澳洲美國加強軍事交流,美國取代英國成為澳洲主要軍事同盟。 冷戰期間,五眼聯盟情報合作進一步強化了這種局面。 近年來,隨著歐巴馬時期美國重返亞太,以及川普時期軍事-外交-安全夥伴關係AUKUS建立,澳美兩國交流大大加強。

貿易方面, 2000 年底以來,中國是澳洲貿易夥伴。然而,近年來,於美國軍事聯盟、地緣政治局勢以及許多因素,兩國之間關係急劇化。而上屆莫里森政府採取了立場,是疫情溯源立場促使中國政府通過進口限制方式對澳洲實施貿易懲罰。 但受中國內需和澳洲新政府(工黨政府)華態度軟化因素影響,兩國關係逐升温。

再者,工黨政府打算進一步改革國家機構實現其願景。澳洲儲備銀行 (RBA) 可能會進行獨立審查,其授權範圍擴大到通膨目標之外,而生產力委員會可能會進行改革,生產力優先於其他宏觀領域。 國家反腐敗委員會於 2022 年成立,於 2023 年年中開始運作。

2022 年 5 月選舉中,工黨贏得了眾議院 151 個席位中 77 個, 2019 年大選 68 個有所增加。 這些收益是黨-國家黨聯盟代價,該聯盟失去了席位,目前擁有 58 個席位,這使得他們 2025 年下一次聯邦選舉中掌權。選舉結果是工黨支持 ,因為他們普選票中份額下降了。 相反,它像是前執政聯盟拒絕,後者投票份額下降得多。

小黨派和獨立政客對政策影響顯著。 中立議員選舉中收穫,綠黨贏得了四個席位,獨立政客(組織鬆散“藍綠色”團體領導)人數增加。 工黨情況尋求這些合作,他們於讓參議院獲得通過關,而工黨參議院佔少數席位。

工黨承諾建立議會原住民聲舉行全民公投,該機構成為聯邦政府永久性、憲法認可原住民諮詢機構。 據政府表示,投票很可能 2023 年舉行。再者,隨著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去世後,成立澳洲獨立共和國議題上舉行全民公投可能性將有所增加。 預計工黨 2025 年選中其作為競選活動一部分,如果他們獲勝,可能會後舉行投票。 工黨領袖 Albanese 先生支持共和政體想法,並任命一名負責共和政務助理部長加入他內閣。

隨著中國挑戰澳洲太平洋地區主導地位方面變得自信以及該國兩個主要政黨之間局勢加劇,預計澳洲政治會惡化。 宏觀經濟環境得分可能下降。 儘管濟有望成長,但通貨膨脹和利率上升結合使消費者和企業面臨困難,而疫情導致公共債務增加。 中國重點戰略資源上保持距離,澳洲於來中國外國直接投資熱情降低,然而相應流動性收緊導致資金減少。

但是,市場吸引力而言,它疫情前要。 經濟 2020 年冠狀病毒衰退中復蘇,預計整體繼續成長,預計未來五年進出口成長。 隨著澳洲擴大其貿易議程並歐盟和印度簽署主要貿易協議,預計在外貿以及政府於外匯控管上,會經商層面上提升。

澳洲勞工政策是一個複雜法律框架,、普通法、具有約束力裁決以及習俗和慣例組成。 2009 年公平工作法 (FWA) 建立了一個國家工作場所關係體系,標準化了私營部門勞動關係法規,並程度上公共部門實施。 2008 年工作場所關係修正案(公平過渡)法案和 FWA 是該系統基礎,它創建了 122 個現代獎勵,取代 2,400 多個預先存在行業和職業薪酬和工作條件。

FWA 擴大了先前存在公平解僱法範圍,制定了集體談判規則,建立了爭議解決程序,並創建了公平工作委員會(前身為澳洲公平工作委員會),即聯邦勞資關係法庭。 此外,它制定了關於薪酬和工作條件國家業標準 (NES),該標準,解僱工人可以提出公平解僱投訴。 然而,收入超過 153,600 澳元高收入員工排除這個過程之外,除非有現代獎勵。

澳洲選民即這個週六(5月22日)改選政府,但外界要問:這個國家運氣是不是到了?

澳洲現在人感覺像一個焦慮中國家。過去30年沒有經歷經濟衰退那種勢頭消失,選舉帶來希望和期待復見。

取而代之,是一股擔憂氣氛,擔心澳洲21世紀第二個25年情況,會第一個25年。

澳洲現在面對上升生活成本,2010年以來首次加息令情況繼續惡化。外界估計40%擁有房子人,償還貸款時面臨財務壓力。而反映一個國家狀況房價沒有上升,部份部區錄得下跌。

雖然這樣,羣體負擔房子,是年一代。澳洲人過去喜歡自己改裝房子,作為一個消閒活動,但近年建築材料價錢上升,人無法負擔。

這些,澳洲受氣候變化影響。過去百年一遇災害,現在相隔數年就出現一次,新南威爾士州東北部的利斯莫爾市來説,相隔數月就出現一次。

我八年前首次來到澳洲時,我覺得這個國家生活方式上是一個超級大國。但單是全球暖化足夠影響這個狀態。

新冠肺炎疫情威脅持續,這令澳洲各地分化,各個州和領地隔閡。人們十分,疫苗接種計劃推進得十分,而奧密克戎(Omicorn)變種爆發時候,當局無法供應足夠測試套裝,損害外界對政府信心。

同一時間,澳洲要處理中國麻煩關係。中國是澳洲貿易夥伴,這令澳洲經濟威脅,時面一個國家安全困境。

澳洲外交部門之前慶祝英國和美國簽訂三國聯合安全協定,但不到八個月後,中國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羣島達成安全協定。這個協議讓中國可以澳洲後花園派駐軍隊,令美國和澳洲當局感不滿。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加上一個往年多雨水夏天,令澳洲這個國家心情變得。事情順利、完滿,令人坐立不安。

澳洲學者霍恩(Donald Horne)1960年代中期形容澳洲是國家,他當時雖然是嘲諷澳洲,而不是稱讚,但不論語境怎麼樣,我們確感到澳洲像以前一樣。

霍恩形容,澳洲是個「由次人掌控國家」。我不想重覆這句老套句子,但如果霍恩在世,看到政黨差勁選舉工程,會有結論。霍恩著作到今天受歡迎,因為他説話可以套用到今天情況。

我們可以説,澳洲現在要它過去15年政治鬥爭付出代價。政府高層出現迫宮畫面,令澳洲失去兩個近年表現出眾總理:工黨陸克文和黨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這種鬥爭令澳洲第一名女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任期寫上句號。

這個國家2600萬名選民提到,是希望可以有一個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或在野工黨領袖阿爾巴尼西(Anthony Albanese)選擇。這場競爭中,大家不想選擇這兩個人。

五月澳大利亞聯邦大選即,從外交、移民、國防、氣候變化到教育、醫療、住房、養老、反腐,各大政黨這些問題上政策是什麼?ABC您解讀。

外交關係視為澳大利亞朝野政黨主張領域,但專家ABC表示,目前這個話題上充滿“辯論”。

例如,工黨領袖阿爾巴尼斯表示,澳大利亞應該利用我們“靠近”亞洲這一“優勢”,洛伊研究院研究部主任赫夫·勒馬赫(Herve Lemahieu)表示,這句話呼應了工黨20世紀90年代初做法,時任總理基廷尋求亞洲建立聯繫。

另一方面,他説,莫里森總理和黨國際事務採取“基於威脅”做法讓人想起1930年代——當時世界正在戰爭做準備。

聯盟黨:聯盟黨今年3月公佈算案,基本對外援助預算繼續保持每年40億澳元左右。但政府結束了資金指數化凍結,這意味着未來一年裏,它增加2.5%,達到近41億澳元。加上4.6億澳元所謂臨時性和性措施,包括太平洋地區提供疫苗事項,本財年非官方援助預算總額達到45.49億澳元,去年宣佈2022-23財年預算高出2.89億澳元。

工黨:工黨承諾太平洋地區對外援助增加五億多澳元,加強澳大利亞該地區外交和戰略聯繫。這一承諾使澳大利亞太平洋地區海外發展援助下一財政年度創紀錄18.5億澳元進一步膨脹。工黨公佈太平洋地區以外國家外交政策。

延伸閱讀…

澳洲2023政治現況|政策變化、經商環境、與選舉追蹤

澳洲大選前夕面臨的不安與不滿——觀點

洛伊研究院民意與外交政策項目主任娜塔莎·卡薩姆(Natasha Kassam)和研究員徐元敬撰文表示,如何地處理中國關係應是本次大選一個核心問題,但競選陣營目前敍事重點側重姿態而不是政策上面。

聯盟黨:莫里森政府今年3月預算案中宣佈,將額外增加11,000個打工和度假簽證(462類)配額。此外,移民總配額保持16萬不變,但技術移民配額增加3萬,家庭移民配額減少3萬。

難民方面,聯盟黨上次預算中宣佈,未來四年逃離阿富汗難民提供額外16,500個人道主義簽證。聯盟黨繼續其政策,處理尋求庇護者案件時,運載他們船隻遣返回離岸拘留中心。

工黨:工黨4月初表示希望推動移民改革,讓外國臨時移民成為居民。工黨宣佈創建“太平洋參與簽證”,通過抽籤制度,每年3000名太平洋島國民提供居留權。申請人需要1845歲之間,抽中者需要簽證批准前獲得一份工作錄用通知,防止他們移民來申請福利。

難民方面,工黨支持遣返船隻和離岸處理。但工黨使用臨時保護簽證。工黨表示是否會提高每年提供人道主義簽證數量。

綠黨:綠黨希望有一個澳大利亞民和移民移民計劃,優先考慮家庭團聚和人道主義入境者,並合理時間內移民或定居澳大利亞提供。

綠黨希望結離岸處理以及難民“制性和無限期拘留”。綠黨希望難民他們案件評估時,能獲得工作權利、醫療保險和其他社會保障和教育機會。

聯盟黨:聯盟黨承諾將國防開支提高到GDP2%,並於2020年宣佈澳大利亞國防部隊提供10年2700億澳元資金。這筆錢於建設一支規模軍隊,重點放在亞太地區,應對中國日益關係。今年時候聯盟黨宣佈了另一項380億澳元擴張計劃,計劃到2040年服役軍人人數增加18,500人。

五月澳大利亞聯邦大選即,從外交、移民、國防、氣候變化到教育、醫療、住房、養老、反腐,各大政黨這些問題上政策是什麼?ABC您解讀。

工黨:工黨國防開支方面聯盟黨步調。阿爾巴尼斯説,工黨政府會讓國防開支低於聯盟黨政府目標,即佔GDP2%,但到目前為止有説如果贏得選,會澳大利亞國防部隊斥資多少。工黨承諾,對澳大利亞軍事資源和戰略進行獨立“國防態勢審查”。

綠黨:綠黨表示致力於尋求非暴力方式來解決衝突,並希望將國防開支減到GDP1.5%。綠黨希望“重新分配和削減澳大利亞軍事開支”,使其符合澳大利亞“防禦性安全”需要。綠黨希望確保澳大利亞國防部隊做好準備有需要時幫助應災害和維和行動。綠黨會加入澳大利亞國防部隊年齡提高到18歲,並停止那些鼓勵加入國防部隊廣告。

簡單説一下,防止氣候變化行動並侷限於一項政策,且往往涉及多個部門,但其中一個關鍵是每個政黨淨零排放承諾以及他們如何計劃實現這一目標。

延伸閱讀…

2022澳洲聯邦大選,將如何影響到未來澳洲的移民政策?

澳洲大選:你必須知道的八個人

聯盟黨:政府承諾到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但沒有承諾改變其2030年減排26-28%目標。但政府表示,澳大利亞無論如何有望到那時排放量減少30-35%。政府實現淨零排放計劃程度上依賴“排放技術”,例如碳捕獲和儲存、排放鋼鐵生產、降低燃料排放氫氣,而這後15%減排量將通過目前存在技術實現。

聯盟黨:今年時候,政府將其託兒服務補貼變化7月提前到了3月。這一調整,有兩個及以上六歲以下兒童家庭現在有資格現有補貼基礎上獲得30%補貼,補貼總額不得超過95%。於只有一個孩子託兒家庭,補貼額度保持不變,總額不得超過85%。同時沒有年度上限。莫里森政府這一政策四年內花費17億澳元。

工黨:工黨承諾所有方面提供補貼,包括繼續延續政府二娃及超過兩娃家庭政策調整。工黨提高補貼率,將第一個入托娃補貼上限提高到90%。工黨長期目標是所有家庭提供90%託兒補貼。家庭收入門檻354,305澳元提高到530,000澳元,設年度上限。這四年內花費54億澳元。

綠黨:綠黨希望通過放棄獲得補貼需收入和父母工作情況評估,讓家庭獲得每兩週100時全額補貼護理,但超過現有每時費用上限,從而使託兒服務基本免費。滿足日益增長需求,綠黨提供2億澳元資金,允許社區、非營利和地方政府經營的託兒中心擴大和擴招員工。綠黨這一政策四年內花費190億澳元。

聯盟黨:聯盟黨2020年底大學進行了撥款調整,社會科學學位學費開支提高了一倍多,同時使護理、數學和教師學位。它鄉村和地區學生提供多支持。那時起聯盟黨政府主要重點鼓勵大學行業合作,並使其研究商業化。聯盟黨承諾未來五年內職業技術教育學院和私營機構創造80萬個培訓名額。它預算中透露,將修改學徒工資補貼計劃,減少僱主補貼,但一些需求行業學徒引入現金付薪。

工黨:工黨承諾創造兩萬個大學入學名額,重點放在目前技能領域。它鄉村和地區學生、原住民學生和來弱勢背景學生提供入學機會。工黨承諾未來四年支付46.5萬個職業技術教育學院名額費用,其中包括4.5萬個名額。它花費5000萬澳元全國範圍內升級IT系統、車間和實驗室。此外,工黨支付一萬個學徒名額,於可再生能源或其他能源領域工作培訓。

綠黨:綠黨希望大學和職業技術教育學院每個人免費,所有學生債務一筆勾銷。綠黨希望終止政府對那些通過提供培訓獲利私營機構資助,並增加大學撥款10%,來幫助增加入學名額和員工漲薪。

聯盟黨:莫里森政府2021年預算中宣佈老年護理方面大筆支出,以期解決此前皇家委員會此提出一些問題。這些支出包括數以萬計額外家庭護理套餐。政府説,到明年,有27.5萬個套餐可供選擇。另外,從明年開始,工作人員要求每天花3時20分鐘每個老年護理居民一起,其中40分鐘有一名註冊護士陪伴。2023年7月起,要有一名護士輪流值班,每天16時。此外,政府在斥資提高勞動力技能,但沒有公開支持提交給公平工作委員會提高老年護理人員工資仲裁請求。

工黨:阿爾巴尼斯其預算案迴應中提出工黨老年護理政策,主要集中五個方面,包括:承諾每天24時要有一名註冊護士場,將要求工作人員每個老年居民3時35分鐘——這皇家委員會建議是。工黨有説每位居民每天有多少時間有註冊護士陪同,但表示每位居民有“多時間註冊護士一起”。工黨表示老年護理業提供多工作人員,並表示工黨支持推動提高工人工資,並任何漲薪提供全部資金。

綠黨:綠黨列出了一系列原則目標,包括改善員工工作條件,確保老年護理服務包容多元文化背景和社區,並且是非營利。

2022年澳洲聯邦大選(英語:2022 Australian federal election)於2022年5月21日舉辦,選出第47屆澳大利亞議會成員。澳大利亞眾議院全部151名議員,參議院76名議員中40人這次選舉中改選。[1]

第30任澳洲總理斯科特·莫里森領導-國家聯盟政府此次選尋求該黨第四個任期,是其本人第三個任期。本次選他們受到安東尼·阿爾巴內塞領導當前反黨工黨挑戰。同時,綠黨、聯合澳大利亞黨、一國黨、其他小黨派和一些獨立人士參加選舉。

選舉當晚,點票結果顯示工黨-國家黨聯盟贏得多席位,組建澳洲下屆政府,並確定工黨獲得眾議院多數。莫里森當晚承認敗選,致電工黨黨魁阿爾巴尼斯表示祝賀,並表示辭任黨黨。[2][3]此外這次選舉中第三黨獲大勝。得票率上升以外,有無黨籍人士這次選舉中贏得議席,有評論指這或為澳洲兩黨制時代結束[4]。

相關法例,選舉不能2022年4月之前舉行,澳洲媒體普遍預計選舉會2022年5月舉行。雖然理論上可以9月下旬舉行眾議院選舉,但分裂參眾選舉認為不太可能。[5][6]莫里森於同年4月10日請示總督衞·赫利於翌日早上解散眾議院並發出選舉令狀,於5月21日同時改選兩院議席。這日是舉行參議院選舉可行日子。[7]

2019年5月上一次選舉中,斯科特·莫里森領導-國家聯盟組建了政府,贏得了眾議院77個席位,而工黨獲得了68個席位,保留於反黨。其他政黨和獨立人士贏得了六個席位:綠黨、聯合澳大利亞黨、凱特澳洲黨各一個,其餘三個席位組成獨立議員獨立人士贏得。參議院,-國家聯盟大多數州取得了進展,並席位份額增加到35個,而工黨依舊保持26個席位,綠黨9個席位,聯合澳大利亞黨和中間聯盟擁有2個席位,傑奎·蘭比(Jacqui Lambie)和科裏·伯爾納迪(Cory Bernardi)小政黨各1個席位。這意味着-國家聯盟需要額外獲得四票才能通過。

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新眾議院第一天開會一年後確定每個州和地區有權獲得成員人數。如果任何州數字發生變化,這些州需要重新分配。如果眾議院後一年內開始,重新分配推遲。澳大利亞統計局於2020年6月18日發布2019年12月人口統計數據於計算裁定。澳大利亞統計局證實,眾議院席位恢復到150個,維多利亞州獲得一個席位(39個),西澳大利亞州(15個)和北領地(1)各失去一個席位。廢除北領地決定中第二個席位是存在爭議,工黨參議員Malarndirri McCarthy和Don Farrell提出了一項私人參議員法案,該法案提交選舉事務聯合常設委員會並保證北領地眾議院擁有兩個席位。2020年7月,選舉分析員Antony Green選舉事務聯合常設委員會提議使用「和諧方法」來計算這些領土選舉代表權。鑑於2020年重新分配,格林寫了關於代表權歷史及其各州和地區應用,並證明是有説服力。2020年10月,副總理麥克·麥科米克保證,政府和派合作並推翻AEC並保留北領地代表席位。然而,實現這一目標機制,參議員馬提亞斯·科爾曼表示,將規定領土擁有兩個席位。劃分北領地席位。然而2003年一份報告建議不要這兩個地區通過眾議院席位制性權利。,聯合常設委員會建議「制定州和地區之間分配席位協調方式,並進行公開解釋,建立對改革理解」。議會於2020年12月9日通過了《選舉修正案(領土代表)法》,修訂了1918年《聯邦選舉法》,使用統一方法來確定領土於各州代表權。因此,北部地區下一次選舉中保留眾議院兩個席位,這一結果是沒有規定任何制性代表級別情況下取得。

澳大利亞公民投票日投票及合格選民的註冊是制性。選民地址更改後8周內或年18歲後通知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選民名冊選舉令狀簽發當日後一週後關閉,進行註冊登記或信息。16歲或17歲人可以進行提前註冊,但他們要到年18歲後才能投票,申請澳大利亞公民身份期間人可以申請臨時註冊,並授予公民身份時生效。2022年共有17,228,900人登記或註冊投票,這意味着所有符合條件澳大利亞人中有96.8%登記選民名冊上。

2022年4月10日,總督辦公室發布了選舉有關文件。這些文件列出了選舉關鍵日期時間表: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