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移民新政策2017】2017年德國移民新政策分析 |德國移民非常容易 |2017年德國留學移民新政策 |

0 minutes, 5 seconds Read

雖然早在多年前開放了移民政策,但是並無多人知曉。我們接觸客户中,我們介紹,人德國這個國家感,而且會它多種福利和權力吸引。隨後人會問到一個問題:“德國移民嗎?”答案是。毫無疑問,現移民德國人口多,政策不用多説,條件方面限制沒有。如今普業你開啓德國大門了!一人申請全家可以享有永居待遇,享有同德國公民同等社會保障和權利(選舉權和選舉權除外)。

醫療保險,護理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保險

法律規定,所有工人和職員參加養老金保險。無義務保險者,可參加養老金保險。養老金保險費僱員和僱主各付一半。領取養老金前提是“等待期”期滿,即參加過年限保險,年65週歲領取養老金。

所有僱員(即工人、職員、家庭手工業者以及受培訓者)原則上參加失業保險,失業保險費用僱員和僱主各承擔一半,失業期間65%工資發放失業金。

護理保險是一種義務保險,法律規定每個參加法定醫療保險人他法定醫療保險機構參加護理保險,或者參加私人保險人參加一項私人護理保險。護理保險費用僱員和僱主各付一半。

家庭可以領取子女補貼或免税數額之間進行選擇,打算自己撫養孩子父親或母親可申請直至3年撫育假。這段時間裏,原則上受到解僱保護。

聯邦德國每一個處於此類困境中居民,無論是德國人是外國人可要求提供社會救濟,包括生活費用補助,如:,疾病生活狀況中補助或照應。社會救濟金主要地方提供。2015年下薩克森一個人861歐元,含住房補貼。

、中、小學和職業教育發達,實行12年制義務教育,公立學校學費,教科書學習用品部分減免。小學學制4-6年,中學學制5-9年。職業教育實行“雙元制”,即職業學校理論學習和企業中實踐結合,成人教育和業餘教育普及。教師終身公職人員,受過高等教育。

為引進非歐盟國家專業人才(本科以上學歷),德國引入歐盟“藍卡”。只要能夠德國找到一份月薪4100歐元工作可以申請歐盟藍卡(我公司提供相關服務)。

藍卡旨在非歐盟國家高技術人才移居歐洲提供方便。歐盟國家一方面勞動市場高技術人才匱乏而,另一方面卻眼看着亞非精英源源地流向北美和澳洲,於是提出了類似美國綠卡藍卡計劃,彌補高技術人才缺口。持有藍卡意味着持卡人擁有簽發國工作與居留權,同時可免去入境歐盟成員國簽證。除此之外藍卡給予了許多優惠條件,如可以優先獲得家庭團聚簽證;工作兩年後,可選擇到另外一個歐盟國家工作;即使決定返回原籍地,日後可進入歐盟工作;並且能夠享受歐盟成員國公民同等社會保障和勞動條件,甜頭可謂。

a,本科及本科以上學歷

b,德方工作

c, 個人材料。

享受本國人福利和權力(選舉權,選舉權和服兵役權),即一人移民全家享受福利和權力:

1,全家享受免費醫療保險,護理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保險

2,兒童零花錢:大人工資,工資領取。第一個和第二個小孩每個月政府 領取184歐元,第三個小孩190歐元起,第四個小孩領取215歐元起,可以領取到 26週歲

3,於18個月嬰兒(可延到24個月),有奶粉補助300歐元每個月

4,小孩德國出生時,政府予約1000歐元補助(每個州盡)

5,於擁有德國居留卡居民實行公立免費教育(只交書本費和註冊費少量費用)

6,無資金審查需要資金來源證明,需要解釋納税情況

説到移民大家往往想到美國英國這樣國家,德國,大家印象中人處世外好像沒有多少印象了。德國移民很多人聽起來是一個陌生詞語,但其德國2005年開始通過了移民法案,但是因為宣傳力度不夠大家它不是瞭解。此,立思辰留學360您整理了資料,希望您有所幫助。

統計,2015年德國國際學生總數25萬,佔比例49.2%。於德國經濟目前急需素質人才,所以德國政府是鼓勵外國人才德國完成學業後移民德國。而德國政府進一步吸引人才,計劃於2020年德國學習外國留學生人

數25萬名提高到30萬名,以此來推進德國技術移民進程,改善其技術移民領域國際形象。

此外,只要外國留學生能夠畢業後一年內留在德國找工作,並且找到了職位話可以留在德國工作。於德國合法居留8年以上(其中包含留學生留學時間),並且有正式工作外國留學生,是可以申請加入德國國籍。

德國是當今歐盟、世界第四經濟體。德國是世界上汽車製造國,奔馳、寶馬老少皆知,大眾、奧迪、保時捷有口皆碑。邁巴赫、賓利成為身份象徵。一説到德國汽車,人們想到是安全、、節能、環保、美觀、。國治學、工業發達,德國留學後能力會提高很多而且世界承認,是德國學機械、化工、汽車專業人有優勢,公立大學免費。留學德國經濟支出,德國學費,而且德國學生坐車是免費,學校會學生提供打工工作。

2020年席捲全球新冠疫情,各國經濟上遭到了重創,為保障民生,促進經濟恢復,德國政府進一步推出了史上援···

新法規的誕生,德國2020年3月1日這天起,進入了移民國家行列。接下來您詳細解讀移民法亮點。外國人移民···

盤點德國人才職業,機會來了

人口老齡化、增長率以及素質畢業生缺失因素作用下,職業領域勞動力問題正在危機德國經濟發展。此···

德國經濟發展及人口老齡化趨勢,對移民人口需求增加。有移民德國意向人請抓住機會!

2018年有三個數字刷新了記錄。2018年全年,中國海歸人數達到了48.09萬。2018年全年,中國留學人數達到了60···

傳我國養老金結餘2035年耗盡,您養老保障計劃或可以這樣解決!

我們傳統認知上,德國不是移民國家,但是從數據上來看,德國有20%以上人口有移民背景。自2016年以來,德國出生···

德國福利這麼,適合移民了

德國福利太好了,我們直接來説重點:

聯邦統計局提供數據:德國8200萬居人口中,23%有移民背景(父母一方是外國人),是德國西部地區(包括···

老齡化德國,什麼沒有養老危機?

延伸閱讀…

2017德國移民最新政策解讀,德國移民非常容易!

2017年德國留學移民新政策

人口老齡化是全球各國面臨問題,我們例外。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60歲以上人口過億國家。截至2017年底,我國6···

2018年12月19日德國聯合政府原則上通過了增加有涉及技術人才類移民內容新移民法,預計2018年12月20日正式頒佈···

想過衣食無憂生活,那移民德國吧

移民於很多人來説,是人生一件大事。擔心異國他鄉語言關能否過關;擔心自己職業國外是否可以得到高額報酬;國外···

近年來,中國炒房團“”四起,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地遍佈他們身影。但有一個國家得以“倖免”,那德國。要知···

海外投資大熱,德國C位出道

日耳曼血統如此看重德國,戰後出於人道或經濟方面考量,悄悄放下了“血統論”。自二戰結束到兩德統一45年間,原西德吸納了超過1500萬外來人口。

2016年2月29日,德國柏林,德國舉辦移民招聘會,為移民提供工作和培訓機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德國大聯合政府移民法(Einwanderungsgesetz)達成,該法案於今年年底交由聯邦議會審批,預計於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法案借鑑了目前加拿大移民法案,如若通過審批,將惠及多有意移民德國專業人士。

德國新移民法稱《技術移民法》(Fachkräfteeinwanderungsgesetz),新法中於技術移民門檻大大降低。於來非歐盟國家大學學歷者(專)或技術工人,只要掌握基礎水平德語,並能夠自行負擔找工作期間生活費用,德國政府簽發期六個月找工作簽證。於此期間找到工作外國居民,德國勞動局直接出具工作簽證,若該崗位對應工資達到引進人才標準(年薪52000歐元),可直接勞動局申請能夠攜帶配偶歐盟藍卡。

除此以外,新法廢“德國人優先”和“專業”規定。以往德國企業能61個“專業”中僱傭外國員工,這些專業理工類學科之外護理“髒活累活”;企業僱傭外籍僱員時,需德國勞動局證明,該崗位無法招募到同等條件德國公民。此外,如果求職者找到工作崗位其大學所學專業口,勞動局會直接拒絕簽發工作簽證,如今該規定移民法中被一併廢。

10月4日內政部長澤霍費爾和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出席聯合記者會上,澤霍費爾表示,新法符合條件非歐盟公民掃除勞動市場就業障礙,同時能夠不符合條件難民排除在外。阿爾特邁爾評論道,新法能夠使德國保持經濟增長,並確保德國不致面臨專業技術人才,當前世界各國收緊移民法規之際,新法增強德國國際競爭力。

正如德國《世界報》所總結的:現在起,德國歡迎所有能德國找到正式工作外國人,不論學歷,不論出身。

以來,德國法案從起草到生效往往需要很。而這次移民法出台之所以如此緊鑼密鼓,德國勞動力缺口無關係。儘管默克爾早在2001年宣稱德國並非移民國家,將來會是,其所在政黨基民盟後幾年多次重申這一基調,然而,移民德國社會扮演着角色。是2010年後,基民盟於“非移民國家”定性軟化,2015年,默克爾正式媒體宣佈:“德國是一個移民國家”。這後2016年,德國簽發了105萬份居留,是全球第二移民淨流入國,於傳統移民大國美國118萬份,於其它歐洲移民大國英國(35萬)和法國(26萬)。如果算上給予難民臨時居留,這個數字達到了185萬。截止2017年底,德國境內生活着1220萬非本國出生居民,佔總人口14.5%。這個數字於美國4980萬,排名發達國家第二,於傳統意義上移民國家,如英國(880萬)、法國(790萬)、加拿大(790萬)和澳大利亞(700萬)。比之下,以來認為是非移民國家日本,非本國出生居民204萬,佔總人口不到2%。

德國聯邦統計局2018年4月發佈推特,截至2017年底,德國持有外國護照居民共計1060萬,其中,持有中國護照有13.6萬人,佔德外國居民總人口1.3%。

延伸閱讀…

2017年德國移民新政策分析

德國移民條件,德國藍卡費用,德國移民新政策,德國投資移民

回顧德國移民史發現,這個二戰中於其日耳曼血統如此看重國家,戰後出於各種人道或經濟方面考量,地悄悄放下了它“血統論”。自二戰結束到兩德統一45年間,原西德吸納了超過1500萬外來人口。

其中第一次移民潮始於二戰戰敗後,當時,來德國東部、波蘭西部以及原納粹佔領區內德意志人大批湧入西德,這些人稱為“驅逐者”(Heimatsvertriebene)。於本身同文同種,加上戰後需要大量人力,是美國“馬歇爾計劃”帶來心劑,這批移民短短五年西德吸收。當時西德政府並沒有移民提出任何限制,而是儘可能地接納流離失所德意志同胞。

第二次移民潮則和德國“萊茵奇蹟”密不可分。1950年代中期開始,德國經歷了達20年經濟增長,然而,於德國歷史上缺乏像英國或法國類殖民地,吸納到足夠廉價勞動力。作為一個出口導向型工業國,當時德國大規模生產、重工業以及採礦業領域都出現了人手不足情況。因此,自1961年起,德國土耳其、突尼斯、摩洛哥國簽訂了關於客籍工人(Gastarbeiter)協議,這些人當今300萬土耳其裔德國人父輩。招收客籍工人時,沒有任何技能以及學歷上要求,這些工人往往分勞動力市場最底層且缺乏議價能力,但客觀上降低了人工成本並促成了德國產品開始行銷全球。

第三次移民潮則發生於兩德統一後,時任德國總理科爾蘇聯解體後滯留在原蘇聯境內德意志人(例如伏爾加德意志人)敞開了大門。此外,1992年開始南斯拉夫內戰導致大量難民湧入德國,1992年一年,德國接收了48萬前南地區逃難者。

這一時期移民潮延續了二十年,認為是德國政府老齡化社會做出反應。德國自1980年代起人口開始萎縮,是20歲以下年人迅速減少帶來了養老金開支隱患,勞動力成本低端服務業造成了衝擊。儘管無法逆轉齡化趨勢,但是第三次移民潮扭轉了年人口下降趨勢。1990年到2000年十年中,德國迎來了年人口增長,而上一次1960年代時期人口增加是歸功於第二次移民潮中赴德客籍工人。

因為如此,德國政府整個1990年代難民審查形同設,前南地區人口流入中斷,哪怕到了巴爾幹地區和平2000年,每年有5萬戲稱“經濟難民”前南地區人民湧入德國。相似宗教、文化背景以及流入人口年年齡結構,使得第三波移民迅速佔領了包括物流、運輸、餐飲、醫護行業,同時他們壓低了德國工資,其後飽受爭議施羅德改革打下基礎。

雖然事實上吸納外來人口,但2000年以前,德國稱是一個典型移民國家。,德國接納移民來源國相單一。三次移民潮中,德國傾向於吸納流散各國德意志人——即便其中許多俄羅斯德意志人連德語沒有掌握。而作為客籍工人德國定居外國人,來於少數幾個和德國簽訂過協議環地中海國家。

其次,非德意志人移民德國途徑,有客籍工人和戰爭難民兩種選擇。1970年代石油危機爆發,客籍工人失業率攀升,人數下降,導致1973年德國執行過“零移民”政策。德國接收戰爭難民大多來前南斯拉夫地區以及越南戰爭後原南越居民。

除此以外,二戰後德國人於種族、移民問題變得小心,忌憚被扣上“納粹”或者“排外”帽子,沒有明確頒佈過任何移民法。

客籍工人德國事實性居留,他們第二代第三代身份和國籍成為了德國政府繞不開話題。到本世紀初,德外籍人士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兩國外籍人士總和要多。終於,2001年,時任德國總理施羅德邁出了改革第一步。當年頒佈了《國籍法》(Staatsangehörigkeitsgesetz)和《居留法》(Aufenthaltsgesetz),第一次廢德國國籍和血緣綁定規定,並如何獲得德國居留作出了規定。

後10年,全球化加深、歐盟內部人員流通性提高,以及老齡化問題,2001年《居留法》顯得過於保守。德國經濟發達巴伐利亞州,2018年9月失業率降至歷史2.8%,諸多企業面臨着流水線工人到軟件開發工程師各種職位用工荒。“德國人優先”和“專業”規定開始成為企業招工障礙,於企業勞動局闡述無法招募到同等條件德國人時,使用“理由”千篇一律:該崗位需要掌握外籍員工屬國語言——儘管該崗位和外籍員工屬國沒有任何關係。專業人士預測,即使每年引進20萬專業人士,到2030年,德國將缺少近300萬專業人士。這進一步促成了移民新法案出台。

勞動力,領域,是信息化和數字化領域落後是德國招攬專業人才原因之一。2018年7月,中國電商拼多多納斯達克上市後,德國《商報》(Handelsblatt)此事發表評論稱,德國電商和數字化落後於美國、中國荷蘭,上一家上市高科技企業SAP46歲了。

種族、經濟和產業結構各方面內因,推動了德國移民進程。加之2014年後大量接收難民,進一步完善了德國國內種族多元化圖譜。移民法案推出,標誌着德國產業鏈於移民開放,法案實施以後,德國或迎來第四波移民熱潮。早在2016年,移民第一大國美國500企業中,已有75家企業CEO外籍或外裔身份,這會會成為德國企業未來?移民法案推出,德國社會以及德華人產生怎樣影響?

日耳曼血統如此看重德國,戰後出於人道或經濟方面考量,悄悄放下了“血統論”。自二戰結束到兩德統一45年間,原西德吸納了超過1500萬外來人口。

2016年2月29日,德國柏林,德國舉辦移民招聘會,為移民提供工作和培訓機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德國大聯合政府移民法(Einwanderungsgesetz)達成,該法案於今年年底交由聯邦議會審批,預計於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法案借鑑了目前加拿大移民法案,如若通過審批,將惠及多有意移民德國專業人士。

德國新移民法稱《技術移民法》(Fachkräfteeinwanderungsgesetz),新法中於技術移民門檻大大降低。於來非歐盟國家大學學歷者(專)或技術工人,只要掌握基礎水平德語,並能夠自行負擔找工作期間生活費用,德國政府簽發期六個月找工作簽證。於此期間找到工作外國居民,德國勞動局直接出具工作簽證,若該崗位對應工資達到引進人才標準(年薪52000歐元),可直接勞動局申請能夠攜帶配偶歐盟藍卡。

除此以外,新法廢“德國人優先”和“專業”規定。以往德國企業能61個“專業”中僱傭外國員工,這些專業理工類學科之外護理“髒活累活”;企業僱傭外籍僱員時,需德國勞動局證明,該崗位無法招募到同等條件德國公民。此外,如果求職者找到工作崗位其大學所學專業口,勞動局會直接拒絕簽發工作簽證,如今該規定移民法中被一併廢。

10月4日內政部長澤霍費爾和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出席聯合記者會上,澤霍費爾表示,新法符合條件非歐盟公民掃除勞動市場就業障礙,同時能夠不符合條件難民排除在外。阿爾特邁爾評論道,新法能夠使德國保持經濟增長,並確保德國不致面臨專業技術人才,當前世界各國收緊移民法規之際,新法增強德國國際競爭力。

正如德國《世界報》所總結的:現在起,德國歡迎所有能德國找到正式工作外國人,不論學歷,不論出身。

以來,德國法案從起草到生效往往需要很。而這次移民法出台之所以如此緊鑼密鼓,德國勞動力缺口無關係。儘管默克爾早在2001年宣稱德國並非移民國家,將來會是,其所在政黨基民盟後幾年多次重申這一基調,然而,移民德國社會扮演着角色。是2010年後,基民盟於“非移民國家”定性軟化,2015年,默克爾正式媒體宣佈:“德國是一個移民國家”。這後2016年,德國簽發了105萬份居留,是全球第二移民淨流入國,於傳統移民大國美國118萬份,於其它歐洲移民大國英國(35萬)和法國(26萬)。如果算上給予難民臨時居留,這個數字達到了185萬。截止2017年底,德國境內生活着1220萬非本國出生居民,佔總人口14.5%。這個數字於美國4980萬,排名發達國家第二,於傳統意義上移民國家,如英國(880萬)、法國(790萬)、加拿大(790萬)和澳大利亞(700萬)。比之下,以來認為是非移民國家日本,非本國出生居民204萬,佔總人口不到2%。

Similar Posts